• 3/3/2011

    习惯 - [自己]

    ——你在雨天的时候习惯撑一把旧的没有什么颜色的伞。你在晴天的时候喜欢走在散发着植物草腥气味的人行道里侧。你在冬天的时候经常笑呵呵地对别人说,让我们去便利店买三个包子吃吧。你在夏天蹦蹦跳跳地一个人去新中关用半价学生票看新上映的国产电影,开场前去同一层的屈臣氏买薯片和汽水。

    所以,我们习惯把什么称做习惯呢?

    ——下载使用bitcomet而不是迅雷。去图书馆自习而不是在寝室读书。吃饭使用右手而不是左手。午饭的菜式猪肉总是多过鱼肉。一个人在寝室写论文,听歌的时候一边塞了耳塞,另一边不塞。水象星座坚决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比自己年龄大的,还是比自己小。看周星驰的电影,选择国语版,还是一定要看粤语版。

    好像这些也都算是一些习惯。

    我原以为,每个人身上积累而成的习惯,总是能作为标准,作为范围,作为一架人生的放大镜,来帮助我们更好地知道方向——合乎习惯就是正确,否则就要冒着搞错了的风险。使用简单的排除法做选择题,A,还是B,红色,还是绿色。

    “原以为”接下来的分句的开头,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事实上却是”。

    事实上却是,习惯并不是恒久不变的秉性。连特征也算不上。很容易更改。很容易妥协。很容易交出一部分自己的喜欢,来换取另一些喜欢。可以装作很喜欢看《欲望都市》,可以恶补课变成临时的网球迷,可以混迹在酒吧里面大声讲笑话做出嘻嘻哈哈的样子,可以每天早早地就爬上床睡觉,把外卖菜单和方便面存货都丢到垃圾桶里。

    然后习惯也许就改变了。变成美剧迷,变成摄影爱好者,在左派论坛上拍砖,K歌忽然有一天也能掌握一些比《后来》和《大海》难得多的歌曲,抽烟或者大口大口喝酒。《志明与春娇》里面,不就讲了类似的故事么。然后好像使用这些新的习惯来过接下来的人生,也没什么大的阻碍。总是能带着这些新的习惯去习惯新的生活,总是能。

    只是有一天,我听到一个歌手唱一首曲调欢乐的歌的时候,心里有一点点震动。好像忽然有一点点难过一样。我对新生活,似乎还是有点惧怕,有点缺乏安全感,有一点傻头傻脑先豁出去之后心里不能为别人道的小小的忐忑下的后悔。我们的习惯,经过时间的冲洗,留下那么好那么伟大的一个背影,而这背影却渐渐泛了黄,不新鲜了。但我们总是要哪怕像炮灰一样大步向前冲的。那首歌的名字叫《民间传奇》,第一句歌词是,“告别皇后,背叛皇上,公主也要懂插秧”。

    这是多么警世的一个寓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