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5/2011

    张大弛 - [别人]

    张大弛小朋友:

    十八岁生日快乐。

    多亏了校内这个东西,不但让我们在几年以前无厘头地相识,也让我这种记忆力短缺的人能在右下角及时看到生日提醒,好让我在每一年特别的时刻对我们得来不易的友谊表表衷心。还有必须原谅我的是,在上班的时候我没有心情喷日志,所以提前一小会儿,不合时宜地把这个东西写给你。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在波楼大玩“四十岁以上的女明星有哪些”这样展露智商下限的游戏,而到了现在的这个波澜不惊的春天里面,我们已经各自离开了我们心心念念的帝都,甚至被隔在地球的两面了。连HP7上映的时候我也没法兴冲冲地打你的手机,厚着脸皮说快点叫我加入你们的观影行列,然后一起吃几杯暴风雪作为走在苏州街上的余兴节目了。

    我终于开始面目可憎地上班下班,领不高不低的薪水,你也开始过节制欲望的生活,甚至写得出几篇真正意义上的有脚注有引文的essay了。不能说,我们各自生活里面发生的变化让我们的人生倒退,只能说这种前进始终都还是一个过程,不是终点站,甚至连里程碑都算不上,我们还是要急匆匆去到下一站的。在赶路的这一年里,我们把新生活放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地位上去,我们强迫自己习惯一些不得不做的改变,然后,在每一个交换意见的深夜越洋电话里,发发牢骚,但总体来说都过得心知肚明地还行。没有人真正地按下了Ctrl+Z,按部就班地挪动着各自的日程表和task-list。这真是一件好事。

    在帝都的时候,我是一个无比自卑的小朋友。现在也没有质的变化,还是讨厌陌生人,讨厌建立新的关系,讨厌程序复杂的社交场合。比起各种networking event,我总是更擅长翻墙上facebook……但是你知道吗,大粤国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地方。毛有人再在校内上给我送礼物,也毛有几封新豆油,公司的同事们也都只是习惯在围脖上签个到表明自己去哪儿吃饭去哪儿泡吧去哪儿健身而已,上班族们都真真切切是活在现实生活里面去的,这让我感觉生活有一点蹑手蹑脚。我常常想你在米帝是不是也会遇到一些类似的蹑手蹑脚——当然啦,我看见你的照片,你比以前又更加好看了不知道几百倍,出门social更是你的长项,你当然不会遇到宅男硬着头皮出街所面临的类似的困境。但我想,你在地下铁呼啸而过的同时看见那些穿着肥大牛仔裤的黑人抱着十二寸subway大嚼特嚼或者当坐在你一个月几千块房租的房子里的卧室床上一旦关了台灯方圆十里就再无亮光的时候,大概也是会想念一下人口密度高好朋友遍地出门打车就立刻能去钱柜一年租金才八百块的北四环吧?

    我常常想,到底我们拼了老命,需要过上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呢。我也相信那些超级励志的故事,愿意身体力行,例如找一个不错的公司干两三年活,读两三年书,找一个更不错的公司再干两三年活,然后薪水蹭蹭蹭往上涨,一年出国两次休假,置产置地,有个可爱的小孩子,做做自己喜欢的生意,为社会责任出一份力,然后继续回到知识界,学些不靠谱也不能谋生的可爱技能。

    但是看康熙要吐槽的时候,涨薪水想请客的时候,大明星开演唱会的时候,包括中午吃完盒饭,开msn看见你灰色的名字点不开一个对话窗口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个过程的艰辛不是因为你要致力于付出付出再付出,而是你要不断修正自己的观念,把一些重要的东西,看得不再那么重要,把一些唾手可得的快乐,先暂时放在一边。去找所谓的更重要,以及所谓的更快乐。这样看上去都有些残忍的决断,才是最艰辛的。

    但是人们说,不长大是不可以的。我们可以在许多年以后,说年轻人一起在KTV唱狮子座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但是不能四五十岁的时候还神经病一样地在大街上唱龚老师的忐忑。我们必须在每一个生日到来的时候,发现新的快乐的办法,在新的一岁里努力办到。而我想这就是每一个十八岁的生日所带给我们的——提醒我们青春是多么珍贵,这一年又是应该如何好好被将来的自己所记存。大人们有大人们的快乐的办法,就也不用担心失落。

    让我们在各自傻逼的生存环境里面继续很好的加油,让我们很快能相聚在蝉声四起的帝都大吃特吃勤奋工作热爱生活。让我们聪明地做事,傻逼一样地做人。让我们开心。

    亲爱的张大弛小朋友,我在梅雨即将要来而因此阴郁沉重的大粤国,祝你又一个十八岁生日快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