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8/2011

    旅途愉快 - [自己]

    1

    张大白又一次毫无悬念地在暴走了数次的某商业街上气喘吁吁起来。想想连着三天都去某咖啡连锁歇脚已经有点恶心,于是转身躲进一家M记吹空调,幽幽暗暗的楼梯走下去,装修算是有风格很好看的,环境也不吵闹,居然还有一个独立的M'cafe的柜台,真是赚了。抱着一杯冰饮料坐在中间一个那种硕大的石面圆桌的一个角落读带来的书。旁边一个小哥吸奶昔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眼看就要用力得晕过去了,张大白也不在意。

    然后一个小朋友忽然出现在张大白的旁边。他背着一个大大的书包,缓慢地坐下来,调整了一下坐姿,好让重心落在一个安稳的位置上面,打开书包,取出一个透明的像枕头一样厚的塑料公文袋来。真的是枕头一样厚。张大白斜眼瞥了瞥,看到了熟悉的灰溜溜的马粪纸卷子。成打地叠在一起,不是全新,每一张上面都有各种颜色的密密麻麻的小字。小朋友取出铅笔盒,和里面的一个英文格式的作业本,开始认真的做起题目来。

    张大白坐在那家M记至少一个多小时吧,小朋友没有抬起过头,也没有买过东西吃,没有别的小同学出现,也没有妈妈或者爸爸忽然出现把他接走。所以我想这并不是一个会如期所至的约会。这只是一个小朋友普普通通用功好学,但在外人眼里有点孤僻奇怪的周六下午。

    张大白忽然就有一点点难过了起来。离开那家M记的时候,张大白心里浮现出了一家快餐店的样子,黄黄的圆形板凳,空气里面的炸鸡和薯条的味道,落地窗的外面有时候天晴有时候下雨。张大白觉得那个小朋友以后一定会成长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也许并不能够真的什么都可以心想事成,去喜欢的学校读喜欢的专业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带自己走上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生活轨道,也许并不能够这样。但是这个小朋友的厉害之处一定在于,他会知道一些题目无法跳过,否则就没有分数,甚至还要做三遍——因为要写各种颜色的密密麻麻的小字。但是他一定会有一个很高的分数的,也许不会高到弥补各种天赋上的不公平,但足够偿还这种看起来有点孤僻的、让人难过的一个个礼拜六的下午的。

    听上去好像还挺他妈坚强的是吧?但是张大白却希望,最后会有一个人接小朋友回家,而不是小朋友可能看看晚饭时间到了,自己拿三块钱硬币去坐地铁。

    2

    陌生的城市里,钻出地铁站之后有时候会不知道东南西北。拿出手机,按中间的圆圆的按钮,两下,点开“工具”,选地图那个应用程序,3G的网络很快,大概用不了几秒就可以刷新好,看着右上角紫色的箭头,按一下左下角的定位,瞬间就知道路名,方向,周遭建筑的名字。

    现在科学这么昌明,一向交际恐惧的张大白再也不用硬着头皮问路,不知道的东西百度一定知道,多么幸福。

    可是有时候站在人群的中央,想要打一个电话,哪怕只是借口问问路,也真的很难开口。谁让现在科学这么昌明了呢?

    3

    张大白和C站在深夜无人的街头。本来的计划应该是,张大白告别了C和C的室友热情又亲切的两个小时的招待,在走出C家的小区之后,对C说“别送了快回去吧明天你还要早起”一边自己钻进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但是张大白想到刚刚的一小时里面的各种尴尬和不知所措的沉默,因为这次旅途一再出现的各种“不同的面孔熟悉程度在同时同地的不同步聚集”的状况所带来的沉默,在离开C家的时候内心隐隐觉得自己还有一些关心C这个老朋友的话没来得及说出口。怎么开口呢?“看上去你好像过得不错”?凭什么预设一个这样积极的判断呢。“最近有没有不开心的事儿?”会不会听上去不安好心或者幸灾乐祸。“感觉这一年你都没怎么变,对不对?”太不诚恳了,C明明看上去爆肥了十斤,眉目里又添了几分欲言又止。而且这种对白也太琼瑶了,和C又不是什么久别重逢的昔日恋人,只是大学时代的喜欢乱认干亲的因为缺乏安全感而造成的漫崇拜的投射对象而已。张大白脑子里面飞速地过着各种闪电一般的念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出租车一辆一辆呼啸而来,减速,投来期待的目光,然后失望地加速离开。滴滴,有的还按两下喇叭。

    “你不应该给自己太大压力,没关系的,轻松一点儿。我看你好像并不开心”。终于,C忽然打破了沉默。

    “我知道。也没什么,我也没遇到什么真正算得上狗屎的事儿。只是觉得好像站到了四面都是虚空的十字路口,不知道是迷雾,还是真的什么也没有”。张大白笑笑,“过不上新的生活”。

    内心想,怎么能过上新的生活呢,张大白不肯想一个普通的职员一样周一周五上班周六周日出去走走交交朋友看看电视,而是心里面一直较着劲,甚至连茶余饭后的必选话题比如大蒜台的《非诚勿扰》都不爱看也不肯看,还是坚持着想要打三国杀这种学生时代的古旧社交方式,怎么有可能过上新的生活。简直是自作自受,简直是。

    “没关系的。都会好起来的”。C说。一年多没联络的C看起来多少还是有点陌生的,但他此刻流露出的诚恳,让张大白简直有点畏于感动了,好像感动过分也是对这种温暖的鼓励的一种虚伪迎合。

    “我买了房子,跟他虽然累了但也不想变化了,日子就这样过吧,可能过一阵子换一个工作”。C说。不激动,但也不泄气。好像我真的可以看到一种他所说的,孩子,房子,日日夜夜洒在家门口那条路上的幸福。

    张大白做出一个温暖的微笑来。一头钻进一台出租车里面。“好好休息”。“好好休息”。C的身影被拉长在身后,时间滴滴答答一路向前。

    有一天,总有一天你就会知道自己要什么了,而不是不要什么。张大白这么跟自己说。

    4

    大白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春来发零枝。你以为春来能发几枝啊。

    5

    张大白想要好好谢谢DD。

    最近几天,一直都有各种复杂交织的奇怪情绪萦绕心头。大家都忙得要死,只有自己像个社会盲流一样在街上到处乱逛。一到饭点儿就发短信演孤苦好让各种加班的、热恋中的朋友来跟自己吃饭。明明没有那么熟的。明明对这种友谊有点力不从心的。明明对自己那点人际关系和交情有点过度使用的。结果呢,张大白想上就上厚脸皮绽放地硬着头皮就飞过几千公里,并用这种不知道哪里来的过分热情作为难以被言明的压力来找他的许多只有一面之缘或者自以为的一面之缘的朋友们来了。仿佛脑门上写着“请了年假多不容易”和“请了年假多么傻逼”两行金光闪闪的大字专程来小题大做一番似的。

    以为吃几顿匆匆的饭,好像真的能把友谊坐实了一样。想得美,简直想得美。

    所以必须好好谢谢DD。压马路,毫无意义的压马路,聊天,搜肠刮肚油尽灯枯的聊天,一个又一个晚上。虽然也知道“这样过分压榨某一种信任的任性是很危险的”,但是还是要好好谢谢DD。在张大白手足无措的时候,DD提供了一个小小的放置手脚的码头。好让张大白足以从未陷入真正的灰心。

    更何况DD还说,“来日方长吧”。有很多很多好朋友,但是这个时间里因为这样出现而显得弥足珍贵的,应该也是一个概率很小的奇遇了。

    6

    ipad2发售也好,立夏也好,母亲节也好,本拉登死掉了也好,范玮琪黑人大婚也好,总会被张大白那雷龙一般大小的脑容量忘掉。

    没有记忆卡,没有外挂硬盘,张大白就像历史上那些局促的黑白手机只能存二十五条短信一样,一旦满了就要删掉一条旧的,新的一条才能挤进来。

    所以这短短的一个休假,为了逃避的一个休假,明年这个时候,会被记起来的是什么呢?

    总还是会记得一些的吧。让旅途愉快的一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