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9/2011

    就应该只有这点儿追求 - [自己]

    我经常怀疑自己,怀疑自己因什么使命来到这个世界,要做哪些事情才算将时间耗费的舒适又有意义——意味着,不穷,不笨,不厌弃知识,不反对智慧,不泯然众人,但也不特立独行到被体制追杀。一辈子过去,学到点东西,见到过大事,去到过别处,不受苦挨饿,不带着花不完的钱去死,能实践正义,追求智慧,爱惜自由。

    然后我就下了好多好多的决心,各种各样的决心。

    尤其是上大学的时候,我说自己毕业以后要环游世界,要挣大钱,要学语言,画画还有乐器,要每年用两个月去一个穷苦的山里当老师顺便净化心灵,要讨人喜欢受人尊敬,最后以一个社论作家的身份变成一个孤独却阳光的老不死。

    准备这些愿望的时候,我觉得不有很多的准备工作是不行的。环游世界要有经济基础,挣大钱之前要先知道钱是怎么挣的,要先不体面地月光几年学很多东西来准备将来当老师的时候至少还懂点什么——社论作家,那要读小半辈子的书吧先。然后事情这么一想,就变得异常复杂了。我多懒呀。每天回家都九点多十点了,看一集康熙玩一局幻幻球,写几篇永远只有开头的小说看几页不够硬的书,也就该睡了。周末也没有毅力去定时定量地学个什么技能,觉得发呆都是一种享受,就爱发呆。

    最后结果就是我自我放逐到大粤国去一个又累又呆又容易迷失本心的工作上瞎忙乎了一年多,回头一看上面的事情和去年这个时候比起来进展慢到自己想把自己羞得通红的脸塞进屁股里面去。

    所以这么看的话,我就还是一个标准的思想上的INTJ,行动上的INTP。

    然后这两天看一个杂志专栏,提到作者一个哥们儿揣着九千块钱不到出门儿,拎着护照就开始环游世界,一年多过去了,走了快四十个国家。九千块钱还没花完。遇到过善良的大妈塞给他甜甜的水果,遇到过好玩的年轻人跟他聊大天说异国农村小青年的青春期,遇到过露宿街头的时候真正的乞丐跟他让了让地儿——他也没觉得必须要会什么样程度的外语,有多少钱揣兜里,必须去的地方有哪些,没有网络没有手机会不会死这样的傻问题。就是上路了,很多梦想只要一开动,就轰隆隆隆就做到了。他也没有说要把这种经历写本书,也没有说要带着相机四处拍照,也没有说必须跟哪个朋友或者心爱的人一起去什么电影里出现的餐馆儿——这才是真正单纯的环游世界的梦想践行者啊!跟他比起来,我觉得我,还有那些动不动去了家离家里三站路的餐馆儿就赶紧拍照发围脖或者出差住个酒店也要挑挑毛病装作自己的生活好像还不很完满的人,简直应该自己呼叫十万光年外的外星人舰队不远万里来帮地球清理一下门户。

    真正的自由不是一种目的,不需要被追求,而是一种决心,一种状态。当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你就可以进入自由,可以开始找那些你以为要在人生苍老才发现得到的智慧和正义了。一路的旅程不是因为终点而才具有存在的意义的。

    一个梦想家,坚决不能懒,不能觉得人生目的要分阶段,而是应该像一个真正抠门儿的勇士一样,傻乎乎的出门站在暴风雪里,开始踏第一个脚印,赚第一块钱,学第一个单词,去那个长长的国家列表的第一个国家。每个岁数都有不同的实践梦想的方式——大学那次暑假,每天只有三十块人民币的饭补,还不是自己找来钱就去了遥远的东欧晒了雅尔塔海岸边的太阳吗。

    已经很悲催的人生更不应该眼巴巴的期待着三十岁之后的自己、四十岁之后的自己而忍耐当下的生活,努力快乐地活着,如果不行,就去找一个让自己快乐的办法。顺心和不顺心的日子,都应该是给自己的一个美丽的长假。就应该只有这点儿追求,从追求这一点点儿开始。

    分享到:

    评论

  • 我们都曾经是有很多梦想的孩子。。。
    如果可以一直坚持我们的梦想。。。
    那么,我们的人生或许就是有意义的。
  • 唉唉,你写的东西怎么就他妈这么好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