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2012

    废话 - [自己]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在浏览器里打开校内的日志窗口来抒抒情了,我当然不愿承认我是老了,被生活和工作抹去了棱角和内心那小小对平淡生活的一点愤 世嫉俗,我也当然不要承认我是被语法错误百出的邮件英语和常年9号字固定行宽的格式写作丧失了以前那样在线写一点儿小矫情小做作的表决心喊口号的本事,但 是事实就是事实。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表达和分享的欲望了,网络上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或者半熟不熟的人的鼓励再也没办法激起我的成就感,我也不会再像以前 那样动不动一个人去吃饭,然后在吃饭的时候想,嗯,我大概过会儿可以写一个什么样的小段子。

    当然了,我对校内的感情自然还是很深的。几乎在 上班之前,我所有最后可以被看作是很深的感情的起始,一大半都来自校内。那里总有一大批人,是不讨厌我的,会忘记我是个矮子,忘记我性格里难相处的部分, 因为我的一小句话而感到认同,就跟我亲亲密密地互相拍马屁起来。比如和干妈,和小弛,和现实生活中相识但是不了解的,和在现实生活中不相识也不了解的,生 命中来去匆匆的许多人,都是在照片、音乐、日志和吐槽状态的你来我往里开始了一些默契和密切,我们甚至可以无聊到把喜欢的歌手要发新碟的宣传软文都兴致勃 勃的贴到自己的日志里,好像我们真的,一旦让所有与自己相关的内容都绑在这一个所谓的校内主页上,相册里,音乐播放器中,自己就把它收好了似的。好像我们 就再也不会丢掉他们。

    我们真的是不知道人生有多险恶,会给我们出多少难题。我以前想,不就是去,再回来,有什么难,有什么放不下。如果世界 的全部就已经被自己捏在手中了,又何必相信自己会因为看见了满山满谷的西瓜,而真的不爱惜自己手里那些可爱的小芝麻呢。如果自己能拥有一份有薪水的工作, 这已经是从无到有了,又何必会因为金钱这样讲出去都会不太好意思的缘由来放弃自己内心一直想做的事情呢。如果自己能够真的自信自己是值得某一种年月安稳不 再奔波的幸福,又怎么会真的愿意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唱着流浪的歌想要去到更高更远的地方呢。

    在一个丧失了各种习惯的境地里,培养出一个独立坚 强的人格,做出了一份还算亮眼的成绩,终于某天事业有成,甚至哪天连爱情也顺遂,然后开始做更长期的所谓计划,无非是如何度假旅行,如何置产投资,如何计 划好各种保险和保障,然后等到自己有一天,可以回到家里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上床睡觉,就可以再也不去思考,“你说,我将来要做什么呢”。

    我小时候最怕问自己,“你说,我将来要做什么呢”,现在我也怕,我忽然担心有一天,也许某个一月一日过去,我就明白“是的,你就是要做这个的,因为你已经没有什么必要去谈论“将来”了”。

    我 连习惯都轻轻松松丢弃了,大破大立,告诉自己,新的生活,就也不是会亏待你,坚持一年多的不主动去在本地找某种幸福情绪也开始松动,因为孤独太久会在夜里 跟自己在床上发脾气,张大白,你怎么还没想清楚,你还要用多久时间,你知不知道你每过一天,就离你最好的时岁远了一天,你可能真的有天起会越来越难看,越 来越性格古怪,越来越不清楚“将来”到底在哪里,也许是因为远的已经来到了眼前。

    对现状不满似乎是某种性格、某个星座的天性和责任,但是我 想,我和某只粉红猪一样,我来,也是为了给大家带来幸福的,而我自己,却学不会满足,这简直是所谓“幸福满足感”的天生大敌才对。没有某些东西,我们就什 么也不是。即使我有一天,可能也会被人羡慕,但我内心深知,我有一个宝物,被我失落在我成长过程中的某些拿腔拿调之中了。而这是多么遗憾的事,我已经太久 太久,没有让自己这么清醒地面对自己的遗憾了。

    我知道,我是应该动身了,即使在以前的自己看来可能都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但我也会为自己的 勇敢而感到骄傲的。有些时候让我一身热血的,并不是正确的事,也不是善良的事,而是某一种真诚,某一种超越了理性的原始对自己的真诚。我想这才是我来这个 世界,并学习,并成长的意义吧。我来,是为了给大家带来幸福的。牺牲不是伟大的事,个人的清醒在宇宙尺度中似乎也并不值得大张旗鼓的赞美,所以,幸福才是 最最重要的事。

    天知道我怎么会现在才想通这一点。

    但是我肯好好在乎自己一次,那也真的是值得庆贺了。那个所谓未来的我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只要现在的自己感到开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