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2012

    新人 - [自己]

    今天去楼下的咖啡店买咖啡,店员应该是新来的样子,青涩的同时也带着一点蹑手蹑脚,收银的时候没有底气大声问自己没听清楚的客人的要求,只好在师姐的白眼下躲去一边做制作的工作。结果没想到在咖啡机前,先是没对准滤口把开水跟咖啡都滴滴答答流在了杯壁上,我正准备皱皱眉头的时候,听见轰的一声巨响,整个盛咖啡粉的滤嘴,连同那个红色的纸杯,还有大量的黑褐色的液体,全部爆炸式地摊了一地。我在心里瞬间从不耐烦变成对那个可怜的手足无措的店员的巨大的同情了。

    昨天正式欢迎以前的师兄现在的“后辈”二小同学,带他去广州最好吃的餐厅吃饭,宜家买家具,在手机里看他新租的房子的照片,还有听他讲他的老板在他刚来公司的这两三天都让他做了什么。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种自己对自己的复习,自己刚刚来的时候也是每天从住的酒店出发,拎着电脑看着路边的快餐厅,到了公司以后对着各种缩写抓狂,在开会的时候一边新奇地研究八爪鱼电话,一边一头雾水对自己正在做的项目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压力大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分机(哦现在竟然已经换成了iphone)上面那个Alvin Zhang的名字发呆,心里问,“Alvin Zhang就是我后半生事业成就所要使用的名字了吗”。现在想想,那时候所感到压力大的那些事情如果列一个清单出来的话,一定非常好笑。

    看日剧《工作狂》的时候,第三集的片头字幕说所谓“新人”,就是初次接触某项事物的人。那个阶段的家伙,都是自负和胆怯,热情和逃避在心中不断纠结的觉得想要把事情做好可是又想把事情推迟到自己“准备好”的时候再去做的。硬着头皮去做了,犯一个错误,自己就觉得,“哦,这是为了什么啊”,“不是有更开心的工作吗”,“之前做什么什么的时候不是更好”。很少当时就会体认到,做错事被骂是天经地义的,以及不做错事就不会了解到底事情执行起来的难度比起在脑子里写写画画到底困难在哪里。可也只有新人,才会有那么多的问题,那么多的不理解,那么多的急需回答。如果再有一点点成就感,人生就可以非常非常满足了。

    忽然,就好像已经走出那个阶段了。从热情,从经验,从习惯,从好奇心,从是否再持续的怀疑,哪怕从是否还时时会想要逃避来看,都似乎进入了一个稳定的、没有惊奇的阶段。似乎已经清晰的看到了一个图景,不再像年轻人谈恋爱那样肉麻和拼命,也不再像学生学东西的时候那么喜欢通宵开夜车和偶尔逃课,人生开始有了日程表,有了地图,有了各种参照。几岁升职,几岁置产,几岁停止对爱情的幻想,过上全世界最平凡但是最幸福的生活,不再惊心动魄,没有再想要环球旅行只有年休度假,甚至如果可以有一个孩子,那要给他什么样的童年,都变得历历在目了。

    这个时候我再看见那些新人,我也有一种要去变成他们的冲动了。但最后买完咖啡回到自己家里,坐到电脑面前,打开明天开会要准备的文档,我想,可能至少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过这样的日后想起来大概也说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世上最平淡的一天”吧。
    可这,到底是不是一种幸福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