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0/2012

    早已被握在手中 - [自己]

    “你们后来怎么样了,你们也找到了自己的城市吗,你们也在生活里化解了自己的隐秘的、不为人知的不甘吗?不论你在哪里,不论你经历着人生的哪个阶段,都愿你尽情去活,去爱。”

    我看见自己关注的blog忽然更新的这样一句话,我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呵呵呵呵,原来答案早就被自己握在手中了。

    因为有趣的故事其实只有那么多了,就像一本书翻到了结尾,就像一首歌唱完了bridge又回到了副歌,像是一本电影无悬念地昭示了它可能的结尾,并没有出于想象——哈利波特毕业了,正邪大战结束了,所能做的,大概也就是送小阿不思去国王车站上学了吧?

    却一直一直在心里回响着那成长里最最狂妄时的一句疑问,还有那最高处的烟火,在远处熄灭了,而我们这些抬脖子看累了的观众,忽然明白了的死有余欢。然后就洗洗睡了。我多想有人能教会我,一生并不是某一天的反复再现,或者让我明白,一场戏可以演上千遍,只为了那些不同的看戏的人。

    死去,又重来。带着茁壮的信心,在阳光之下乘风破浪。沙哑喉咙的老水手脸上的笑,只是因为见过这世上最大最大的月亮吧?那些说不清的被寄放在隐喻里的情绪,再也不能来困扰我了,我不是看的太明白,而是承认这个世界的精妙,需要用化解不甘作为一种应对方法。我现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就吃吃沙拉,吃沙拉的时候开开心心地想着肉的味道,反而还会觉得,嗯,不如生菜甜。这还是你们认识的张大白吗?

    要打败六眼飞鱼,需要勇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