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1/2012

    清晨 - [自己]

     

    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有一段时期,家里离学校特别远,六点钟背书包出门,坐十七站公交车,看天一点一点亮了,在各种包子饺子煎饼果子的味道里去上学。到学校的时候有时时间仍不够,要跑上楼,之后坐下来,头上微微有汗,听上课铃响了,把书拿出来,一点也没觉得不开心,认为生活嘛,就应该是这样子的。

    然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学会赖床,大学的时候更是可以把早上八点不重要的课睡过去。放假的时候总是搞通宵,早上五六点才睡觉,还觉得自己是在学习伟大领袖,昼伏夜出地效率高——看美剧需要哪门子效率。慢慢拖延症越来越严重,避风塘和上岛的速溶咖啡成了我的好基友,但有时候第二天懊悔地想想,昨天夜里似乎也没做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哪里能像伟大领袖那样运筹帷幄在报纸边上写大字报。

    现在选了这份工作,第一年九点上班,第二年开始九点半能到就不错了,最近一段时间,只要早上没自己的会,十点二十到也不会有太大的愧疚感,心里想,“啊,昨天晚上我不是干到四点来着嘛”。甚至有的时候八点钟醒了,一阵惶恐,赶紧定个九点半的闹钟,一头睡去不说最后要赶时间打车上班。公司离家里只有两站公交好吗?

    有一次因为一个特别可笑的原因,早早地大概六点不到七点就出门了。我站在天光微亮的广州,又闻到了包子饺子的味道,还有扫大街的阿姨chuachua的扫帚声,小朋友们手拉手衣服拉衣服地过马路,旁边站了个程序员大叔在那里皱着眉头抽烟,我忽然惊觉一种陌生感。哦,这就是久违的清晨啊。那天心情本来应该是挫败而且糟烂的,但我看着这样的大街,看着小摊贩们热火朝天地搞出一桌桌豆花和油条来,我忽然觉得很开心,然后我就笑了。我去咖啡店买了一杯大杯的摩卡,看看空空荡荡的座位,一个老外跑来买沙拉,我忽然觉得一种奇异的时间的节奏。再不是那种山雨欲来的压力感,也不是要死在deadline之前的绝望气息,好像忽然赚到了第二种人生一般,公车站的报站声似乎都有了家里那种熟悉的感觉。我想我在那一刻,是有点想家,有点想妈妈了。

    然后我就偶尔特别早地起床,带上一堆没干完的活,心情很好的过马路去坐公车。那是种久违的清爽的感觉,好像可以感到这个世界还是没有抛弃我,只是我自己不小心错过了。

     

    分享到:

    评论

  • 写的真好,一口气看了好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