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2012

    你认识XXX吗 - [别人]

    五月里的一天。
    我和XXX从咖啡店出来,在天桥上过马路,都不说话,看着自己的脚尖还有周围因走动变化的地面。
    香蕉皮、口香糖、地摊、别人脚上的塑料拖鞋。抬起眼了,看见XXX衣服下摆的小小皱褶。
    嗯。是这样吧。不重要,重要,其实没差。

    XXX跑去一家冰品店,问我,“你要吗,给你也买一份吧”。
    想到刚刚听完的那个不精彩的单恋故事,我迟疑了下,“不了”。

    最后XXX提了两份刨冰出来。
    下午那个五百人的选修课,我坐在XXX后面的两排,看着两个人吃刨冰的样子。

    六月里的一天。
    和XXX看完电影出来,手心温热。刚刚在电影最无聊处时的牵手还可以回想得起来。
    温度和触感。因为紧张会渗出一点汗。稍微用了一点力。
    邻座那个女生咯咯咯咯咯的笑声。电影的荧幕的微光投射在脸上。高高低低的阴影。

    七月里的一天。
    那天开始,整个七月、八月、九月、十月,都没有XXX了。

    十一月里的一天。
    XXX过生日,忽然叫我跑去一起吃台湾菜。带了榴莲酥回来。
    路上我装白痴一样的在道沿上摇摇晃晃地走,态度气氛和街边路灯拉出的影一样稍微有点暧昧。XXX停住,望住我,我忽然有点尴尬地笑……“嘿嘿,啊,生日快乐呀”。我是这样说的。

    我们又去看电影了。

    十二月里的一天。
    在XXX的楼下等,耳机里面播放的是十五分钟长的《劲歌金曲》。足足听了三遍。
    当时也没有生气什么的,也没有不开心,也没有郁闷……不过是不是真的没有,我想不起来了。好像是没有。
    不过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去等过XXX了。
    然而也从所谓好朋友那里,听说了XXX的新鲜绯闻。
    是被当做八卦讲给自己听的。记得当时自己还傻乎乎地笑了,之后把薯条狠狠插在圣代里。

    五月里的一天。
    一个人跑到上海看完范晓萱的演唱会,半夜在Hostel手机看到XXX忽然上了飞信。
    有点心惊。怎么还在漫游这个国内号码啊。

    又想想,反正,也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八月里的一天。
    XXX回北京做志愿者。
    我去了乌克兰。我那时候很想念中国,想念到夜里面忽然醒了,会哭。

    一月里的一天。
    考试的时候偶然碰到XXX。在教二楼下。
    我问,“耶,什么时候回国的啊”。
    XXX说,“等一个学姐呢”。

    是不是有点答非所问。我心里这么想,但是很快就说自己还有事走开了。

    六月里的一天。
    我终于某个夜里忍不住给那个飞信号码发了条消息,
    “是不是加一下MSN啊,好久没联系啦”。这句话修改了很多遍,直到自己觉得语气还算自然。
    “好啊,我老觉得你躲着我”。
    “没有”。没有啊,真的没有。
    记得交换了msn之后,还兴奋地在部落格里写了篇日志,甚至还拿出了多年不用的手写的日记本。

    只是那之后,每天msn上都会有另外一个也叫XXX的人上来。每一次都不是XXX就是了。

    与此类似的还有,
    “啊,回北京找你吃饭吧”。又补充,“感觉一年多没见你了,上次碰到了,你都跑掉了”。
    我笑眯眯的说,“可以啊,我很方便的”。

    最后饭当然是没有吃成了。

    八月里的一天。
    忽然一个陌生人留言问我,
    “你认识XXX吗”。

    我想了想,回答说,
    “嗯,XXX怎么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