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13/2012

    二十四 - [自己]

     

    亲爱的大白:

    二十四岁生日快乐。代表压力的土星终于离开了天秤座,我们也可以好好地松一口气了。

    很难为情,说好的要准时向你告解的种种,我还是迟到了。然而这一次迟到的原因并非无话可说,只是在出于想象的经验前,我变得前所未有的迟钝和反侧,不能再像从前的自己一样那么勇敢和决绝,因而有些愧对于你——我把这归咎于几万光年外的星星们带来的影响,就算有点不负责任,你也不会怪我吧?

     

    这一年里你已经相信自己失去了以前的许多美好的东西。和好朋友的地理距离没有拉近,也没法再去看每一年青戏节那些才华爆炸的小剧场,记忆里西门大妈麻辣烫的味道也被茶餐厅日益冲淡,你也很久很久没有见过早上起来发现悄然而至的北方的雪了,你有点委屈,选择都是自己做的,为什么自己并没有被说服?我也知道你这一年的运气并不好,事业上的努力没办法看到可观的回报,而你坚信这其中你自己也算尽心尽力,需要改善的部分并没有事实上看到的结果那么糟糕。你怀疑新交到的朋友是不是日渐开始疏离你自己,在你和其他人之间选择了更加易于相处的对象。你也开始忐忑自己的心性是不是适合你现在选择的环境,你总觉得自己有一颗不断想要逃走的心,你在自认为不被认可的前提下也开始逐渐慌了手脚——是不是,是不是本身这选择和这改变就是一条弯路?你所遇到的许许多多不同的人,你却不接受他们,你把你遇到的最好的一个人拿出来,然后让全世界的人输得体无完肤,你站在孤独里像一座骄傲的灯塔,却在内心渴望夜里的海上有着一个历经沧桑的水手,看到你的微光就驾着船满心欢喜地赶来。这一年,时间好像停滞了,你站在楼顶问自己问一万个问题,你说不然干脆跳下去吧,但是你既没有回答,也不敢纵身一跃。

     

    这个时候我就应该出现了,我应该把你内心那只已经濒于崩溃的小怪兽拿出来好好虎摸一番,我把它打包好的行李打开,拿出板巧克力来给你补充点能量,跟你说,你看,二十四岁了,它还是傻了吧唧的,一骗就上当,一哄就心情好。这是多么让人感动的一件事儿呀。我跟你说说道理,不知道能不能挽救你于水火之中,但我尽尽自己应尽的责任,也没有辜负我们多年来相伴体贴的这种信任。

     

    我忽然发现,人的成长往往都是阶段性的裂变,并且血腥地带着某种决绝;而在理想的前路上披荆斩棘过程中的狂喜和黯淡所都是必须经历的阶段。就像一个星球的生命循环:从初初时炽热的红巨星,到表面发光而逐渐冷却的白矮星,其次是中子星和超新星的极度灿烂,最后也终将归于沉默的黑洞作为漫长旅程的结局。每当一个新的阶段来临的时候,宇宙赋予我们的本能总能让我们在这过程城中成长成为一个我们需要成为的人:热情,冷静,得心应手和安之若素。所以小的时候我们穿着开裆裤在泥巴里打滚,忽然有一天就会意识到桌子上习题集的重要性。我们痛恨那个为了工资丢弃了自由和梦想的自己,直到我们发现我们选择的专业或者是职业都有它背后的原因——那原因是我们内心未曾承认的某种热爱。我们意识到人生的阴阳之道,意味着美满的背后有残有缺,所以我们向自己坦诚自己曾经的贪得无厌并不会获得任何运命的回报,我们埋下头去,规划起来,最后在理想之地告诉十八岁的自己,你看,总有一天你会觉得自己的人生丰盈饱满,有得有失也是一种宝贵体验。

     

    时间有趣又不复杂,它把我们推向一个又一个突如其来但又毫不意外的改变。当然年轻的我们还是会在命运的对面显得措手不及,只能够按照时间指引我们的一路走下去。但说到底其实并没什么选择,因为我们无从知道在这一步的另外一边的结局,无论是顺应这种安排,还是奋起反抗让内心的叫嚣得到些宣泄和安慰,我们都只能做孤独的战士,只是有不同的表情在脸上,走向我们殊途同归的道路而已。谁会相信有人会真的度过碌碌无为的一生呢?连我妈那样自认为一生平淡的人的脸上,我也能看到她在面对我时的那种满足和成就感,提起之前所经历的许多困苦和挣扎,谈笑如一个不世出的女英雄。而就算这自认为的一生的平淡,一样是无人能帮、无人会帮,只有日月星辰作伴的晚霞指引的一路西游。

     

    这都太宏观和太抽象和太浪漫了,也许并没办法解决现在你遇到的实际的问题。如果具体点来说,寂寞和索求是这个阶段不得不面对的两种不可能永远得到回应的困惑。在认识自己的路上走了那么久,总觉得以自己的才华和心性,应该得到比眼前看到和手里得到的更多,无法真的说服自己在刚刚踏入社会当中做的第一次选择就是适合自己一路走下去的那一个。这太自然了。自由的吸引力在于无限的可能性,如果可以,我也会鼓励你不断地去试,因为没有人可以真的判断热情而无谓的少年时光应该在何时结束划上终点——可如果你在挣扎的过程中发现坚守的一边的砝码越来越重了,我想这也许会是一个信号。也许是你有一天终于开始决心存钱买一座房子,也许是有一天家人忽然打电话过来跟你讲不经意间发现自己的关节在雨天开始无可避免的疼痛,也许是有一天你发现一起说好要去环游世界的朋友开始过上了相夫教子的生活,也许是有一天你得到事业上的成就——当你变成了你自己和你周围人的某种依靠的时候,那么或者你就能体会到来自这个世界对那个少年时代就开始胡思乱想的你的某种认同。

     

    所谓的自由就是寻找自己存在的理由,我那么希望你可以一路顺风顺水的找到它,但如果不行,我也觉得不坏,多走几条道路会让你更加珍贵你自由旅程上的每一段风景。

     

    但不必刻意为了自由和流浪而去做与众不同的事,因为追求与众不同这样的姿态说到底并不真正的与众不同,反而很土很傻逼——人的DNA天生都是不同的,这一点并不需要去追求。要做的只是用力再用力地去发掘那个自己为之骄傲的属于自己的才华和心性上的侧面,然后通过工作和与人的交往不断地打磨它,直到它变成闪闪发光的勋章,每一个人见到都会因为这种独特的才华和心性而被吸引甚至受教,那么自然会得到丰厚回报——包括爱和其他的索求。应该珍视的是那些珍视你才华和心性的人,他们是你的同路人,也在希望你做的一切都在印证着他们的信任——比较难的是让我们学会善待自己的独特,而不是去挥霍它。

     

    你这一年来出现的问题的深层原因我还并不知道。大概是每到新环境的时候你对旧状态“一切井井有条和得心应手”的沉迷和牵扯,让你无法确认自己的新选择是不是做了公平的新旧交换。但我想我知道解决这问题的办法。在上学的时候你经常会和朋友确认彼此的理想,虽然现在想起来那些时候许多判断并不是出自完全理性的思考,在小烧烤摊上和啤酒混杂的壮语豪言有的时候听上去也有点大而无当,可是仔细回顾的话,那时候讲的每一句话还是在内心生根着指引着你的前行。你觉得你愿意不断地去满足自己对世界的好奇心,想要将自己对追求一个理想状态的热情感染更多的人,你自豪于自己不顾一切的保存真实和坚持用事实本身判断的逻辑,你也相信只有不断地认可自己自己才不会陷入悲观和失望的边缘。如果把这些东西重新拎出来,你现在那强烈的失败感也就可以找到明确的解决方法了。认可自己,认可那些你自己相信是与人为善的心性和有所贡献的才华,保存真实而用逻辑去寻找到出离困境的办法,感染别人相信和认可你对理想的追求,为了满足好奇心而不断地去给自己的人生充实一些新鲜感,这就是快乐起来的办法了吧?陷入忙碌而停止思考,久而久之才会变成一个机械的怪物,并在某天丧失运转下去的能量。要知道打败六眼飞鱼,需要勇气。

     

     

    昔年你跟自己说,不着急,不害怕,不要脸,现在你全反过来了,着急,害怕,要脸,这多傻啊。而我那么执着的相信,你不是一个傻瓜,你会得心应手,你会过上你希望的生活,只是你要多付出一点努力,多给出一些耐心,多装备一些盔甲,像刘老师说的,一个人像一支队伍,在这场名为孤独的战争里,解放自己。放弃所有痛苦烦恼和悲伤。

     

    二十四岁我还有一个心愿,我希望你回到你大三时候的样子,九十五斤,斗志满满,眼神清澈,那个时候你还会跟好朋友大弛说,嗯将来我要给你买一架钢琴。我觉得那个时候的你要是笑起来,能感动全世界的人。

     

    另一个大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