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9/2013

    出路 - [自己]

    坐在格子间里,在四周一片键盘声里,在各种嘈杂的打电话的声音里,在外卖盒子的包围中,他好像忽然看到了流离失所的理想主义在某处汇集,啤酒瓶子七倒八歪的季节里他那拖着离开校门的行李箱里的梦想也被眼前这一切具象化到面目可憎的地步了。但真的可憎吗?皱纹有爬上脸的一天,理想主义也有落到实处的那一刻的。
    安定下来,二十岁对着大海咆哮是青春肆意,三十岁对着来路踟蹰是不忍卒视的傻逼。青春的大海迷醉过一次也就够了,要知道这个月房租刚涨,自己也许需要把当年的面经打开看一看,当年的自己是怎么形容“我对理想工作的期许的一二三”的。真想对自己好的话,把自己手上有的东西揉吧揉吧,做成一个好看的饼,像是这个公司教导自己的所谓”5E“模式——画个饼,拉到坑里,打针鸡血,套上磨,然后小鞭子抽起来。停下来,就会喃喃自语,”我到底为什么要做一个演员“?
    可做演员不是尹天仇的理想吗?就像白晶晶用月光宝盒穿梭时光一次又一次,不也就是为了看看自己到底是怎么失去了一个自己根本无法握在手中的东西的吗?

    何必仇恨那些人人奔向的生活。两次年假,一次和家人去山里泡温泉,一次和朋友去海边喝果汁。薪水换成一号店的纸箱子和果库推荐的新奇小玩意儿。老板骂了你,可下个月还是会给你加薪水。有时候忙的脚不沾地,一休假在家又觉得闲的蛋疼。
    真的不用在上坡的时候,就担心下坡的时候会摔得鼻青脸肿。

    什么才是出路?出路是抛家弃子地做个寻找荒芜花园的菠萝油王子,出路也是在月供198港元的望海墓地里一脸沉醉的梦想下试尽创业路的百折不挠单身母亲。臣服人生的方式有好多好多种,但归根到底都是臣服。你有一个朋友,口头禅是”那也是没关系呀“,你想,你一定要好好跟他学习。你这种怪逼,做个普通人已经是一件很大很大的挑战,你竟然觉得国家主席和爆米花老头的人生,你这辈子都不能错过。猎头的电话接了几十个了,还没有一个位置是你觉得”恰当也不委屈“的,你和好朋友聊起来的时候,朋友总笑你,”要的太多“。单身两年半,你不但失去了与人缓慢相处的能力,甚至丧失了一见钟情的敏感,你只是与回忆一起沉睡,像Will一样在自己的沙发上想象着fake person能够在九点半钟敲开自家的门。
    答案就在手边,你只是沉醉于”不适意“的表演之中,生活里忽然一道追光,你的忧伤有了意义,你也就肆无忌惮起来。

    让我来找一条出路给你,不是立下三年五年的计划,不是去远方一人开始骄傲的航行,只是把今天的事情好好做完,把此刻的人生用质量进行填充,经营周遭的每一段有缘相遇的人际关系,然后好好睡一觉等着遇到新的事新的人新的命运转机。需要学会真的明白,明天不一定会比今天更好。明天就是明天,而你是一个演员,你的心里的小怪兽再怎么嚎叫,它冲不破你的躯壳,你对它好,顺着它,宠溺它,全不用令这个世界知道。你的演技,才是你将小怪兽温柔豢养的全部资本。人生就是不断的和自己和解,化敌为友,携手并进。马景涛也有退隐的一天,一路咆哮到七老八十,其实也挺没劲儿的。人这一生都在考试,何必提前交卷,又何必总是看也不看最后一道大题?你跟生活较劲儿,生活呢,根本不知道你是谁,理都不会理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