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6/2013

    Hakuna Matata - [自己]

    明早九点开会,十一点赶飞机。我现在呢,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焦虑也没有,只有那种淡淡的幸福感。

    心情受挫的时候我就回去翻以前的日志看,看那个时候的你们顶着那时候的头像来安慰我。校内这个功能真是好啊,就像时间机器一样,回到那天那晚,刚喝完的奶茶饮料的味道似乎还在口腔里残留着,你们也都没有变。容貌也没有变,语气也没有变,还是把我当成一个欢乐小二逼一样和平相处着,全然不知道后来的我们相见已陌生。

    很容易嘴角就挂起微笑来。

    熊猫说,“真囧”,舅舅说,“还是一块钱的橘子汽水好喝”,小弛站在当时的“一年后”愤愤不平,“你这个日志应该把我列为相关好友的”,还有干妈,拖着我要我第二天跟她一起吃金钱豹,也不想想我哪来的钱。对呀,我当时哪来的钱?!

    日子一天天过去,许多当时叫嚣的梦想生活,现在看起来虽然变成了一个笑话,那也是金光闪闪的一个笑话。我还是没留在北京,没在后海和鼓楼之间抱着双肩包穿行,但你要问我是不是真的肠子都悔青了,我也会说不是。我喊着要回北京的愿望,还是会被许多小事一点点磨平,把那个计划中的行程一拖再拖,我不想说,久而久之其实也就习惯了,但是是的,有好多好多事情要比风花雪月重要一点,而那个事情就是我对心性的打磨。

    看见四年前小弛就对我说,“你呀能不能不要那么要强”的时候,我也会笑,四年过去了,你现在还是这么对我说。我当时的回答现在看看也没错,“我不是真的要强,我只是不知道怎么生活下去。”用防卫的心情摆出了进攻的姿势,却还是败给了时间,一脸倔强地以为自己是自己的主人,却用今天换着微薄又不可靠的未来。未来是什么呢,不过是大家一起关在一个绿皮火车里轰隆隆的往前开就是了。上车下车身边的人换了又换这些事习惯了不说,连猪啊牛啊送到哪里去,都是不可解的问题。曾经认为一切都会有答案的我们,面对着当年数学课本上“无解”的定义的时候,也是费尽头脑的想象了好一阵子吧。

    以前的我,轻易能够发现一个人闪光的地方,把那点珍贵当做是上天赐予的奇迹全力付出。我现在羡慕那种状态,但也不会为此改变,理性伴随着人的成长一点点加重在决定时候的砝码,浪漫丧失的同时我们也知道,原来粑粑麻麻和老一辈革命家说的那些话都是对的,只是不适用于某个年纪之前。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们看到花也不会笑,看到月亮也不会哭,我们还是我们,想飞过山谷去海角天边,只是知道了一个道理:变一双翅膀出来,需要时间的。而“那个年纪”之前,我们握在手里的时间,已经屈指可数了。

    爱以及其他不可轻易获得的一切,再也不会拼了命一样地期待了,但这也没什么不好,学着一点点拼凑起来,从塑料弹弓开始武装自己,想象自己总有天能把它修炼成一把木剑。传说中的上古神器?反正我现在看武侠小说,是再也不会像小时候那么满足和兴奋了。有一些书,过了那个阶段再去读,就是注定要丧失某些感受的。

    hakuna matata。小时候看动画片学会一句自我开解的咒语。非洲的大草原象群踩出雷声一样的步伐,漫天飞舞的火烈鸟和长颈鹿密不透风的队伍。生在丛林里就学会里吃爬树和打洞的本领,看见五颜六色的虫子还能流出口水来。我们被大手推进了都市中的那一天起,咒语所描绘的图景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改变是一件好事,让我们总有新鲜的故事可听可讲,时间也是一个奇形怪状的存在,你在其中的时候总是体味不到乐趣,只有很久很久以后,我们再回溯的时候才能想起当时忽略的阳光晒过树叶间隙的形状和温度,所有的记忆都是全息的一般把彼时彼刻最迷人的一面流出来。不断从过去中汲取这种幸福感,带一点淡淡的忧伤,再一个猛子扎进这密不透风的当下的现实里去。

    如果以前的幼稚的部分现在看起来还是会脸红和触目惊心,那么现在也有很多很多傻逼和非常傻逼的部分会被以后的自己嘲笑吧。但那又有什么呢?彭彭老师和丁满老师早就说了,“生命不只是担心,也不是当谁的点心,首先把挖地道的事忘掉,用乐观的态度生活,然后就飞上天空摘颗星星,证明蠓类并不是菜,就这一次找寻我自已,离开危险,离开队伍,离开挖地道,我就是这样。我头脑灵活又跑得很快。”

    你知道荣耀石并不是真的荣耀,它只是一块岩石而已。但在哪里出生,在哪里成长,在哪里生生不息,都与命运中的牵引息息相关。最后的最后,雨水洗刷了草原,每个人都变成了天上的一颗星星,那块岩石就变得荣耀起来。人能和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人相关,真的是一件非常值得自豪的事情。

    那些最美好的,就是我拥有的。下一步要怎么走,现在的我不知道,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我以前追求做一个亮瞎人眼的星星,现在想想也是太单纯了。软软的头发也好,短短的步伐也好,萌法千万种,不要去选最曲折的那一条路,南方和北方,他人和自己,都是被安排着的一路前行。绿皮火车反正是停不下来了,在大箱子里,海内知己,天涯比邻,也是一件又小又好的事。

    追求宏大叙事,或者在细枝末节上感伤,都抵不过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是幸福过。不是做了一个习惯客居的人,只是提醒自己,有一些属于小城市的日落的景色,在轨道交通里拥挤的人群,稀稀拉拉放了学的校门口,还有考试小抄的那张纸条上的答案,这些我都记得,还都历历在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