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22/2008

    Finally we'll go to a same place - [自己]

    不想再玩校内自杀的游戏了。

    去延庆的路上,同一个师姐坐在拥挤的长途大巴上面聊天,我问她,“如果自己能够把不敢去想的事情,真的放在一旁,是不是一件成熟的事情了”?
    她回答我,“还不算,你应当什么时候直勾勾盯着它看,心里面却是流水一样流过,你都不去想,才是真的明白。”
    原话不是这样的,我做了一定的加工,但是是这个意思。末了她又补充说,“就其实像一种历练一样,不练是做不到的”。

    我相信这就是闾丘露薇说的那种活法,“举重若轻”。

    不 久前我还在纠结于与一个人的失去联系,人间蒸发。就像自己小时候听过一首动听的歌,然后也就只是听过罢了——长大了想去找回来,你形容那首歌的音调、歌 词、节拍甚至意境。你恨不得再一遍唱出那首歌,可身边所有人众口一词告诉你“没听过”,你不甘心,可它就这么不存在了,仿佛当年自己的所感是一场梦一样。
    今 天无意间把MSN下载下来,看这几天的离线消息,于是看到他灰色的名字变成了电子邮址。心里猜到什么,于是拉出隐私名单一看,我果然被其阻止。前几日还答 应我“放心,以后会回你的mes,这是对你的commitment”,然后呢,摸去部落格一看,“以前不管是XX,还是XX,还是XX,都没有真正把[马 赛克]怎么样过”。我自然是那三个XX中的一个名字,然而更绝是之后那句,“可是这次真的被你[马赛克]……”。终于理解你为什么良久失联,为什么问我是 不是有了新伴侣,你不是关心,也不是为自己找理由开脱。
    只是我不知道你早就“没有被怎么样”,也不敏感你现在过上了新生活。二十个月,有三次深夜,总会收到酒醉的你发来的mes,我一番安慰后,第二天再follow一条问问近况,就如泥牛入海不会有回音。
    第一次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小的OCP,现在做到VP都即将卸任。可是我变了这么多,你呢,什么也没变一样。

    即使自己用了十二分勇气,亲自寻到你,也不过换你一句“放心,以后会回你的mes,这是对你的commitment”,结果在之后不久自己便被MSN拖入黑名单。你什么时候怕我怕到这个地步?
    我们都需要新生活的。不管沉重或是轻松,我都很不愿意逃避,我人生第一要旨是真诚两个字。可又为了什么,你过上了新的生活,需要以逃避我作为祭品呢。

    我总是善良天真,看遍周围人的游戏人间,还依然觉得人生唯一珍贵应当是有缘。把缘化作劫数,他们擅长,但被我一直抗拒。说喜欢——好呀;说做朋友——好呀;说很久没联系了,你怎么样——好呀;说再见,于是相信还是会再见——好呀……从来不拒绝,不怨怼,保有好期待。

    是 了,是我不该把你记取至今。我只是被略去的XX们中的普通一个名,你也应当是我夜深浮想时的XX中的一位才对。我把你敬到天,怀念到从前,就是不该,你已 经离开这城市,我却还固守在斗室里一个人不肯出去走走,实在任性。即使有时出去走了,走一步,走两步,又却怕到退回来,实在是缺乏勇气,不够洒脱的表现。 可谁能保证,一个人能够真的不怕牺牲全力去夺,当他什么也没有的时候呢?我不是不怕牺牲,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用来牺牲。

    在这小小星球上,无数人在上演类似的戏,他们还没散场,我这个观众却把自己的戏看得累了。爆米花,可乐罐,电影票根,都是一时的消遣的遗赠,真正的日子,里面还充斥了许多发生在图书馆、自习室、书本前、地铁站里的事件。

    我 并不是太喜欢怀念从前。我不删除的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对话记录、手信礼物,也并非真的喜欢到不肯释手,只是有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够体味那个[拥有]的 感觉,提醒自己那种感觉的大小长短温度柔软,不愿意承认[不拥有]这个事实。可是你看,人是多么傻的,看到那些号码不再想起,电邮不再回复,对话记录最后 一行的日期是三年前,手信礼物里面也夹着不合时宜的给那个十几岁的自己的生日祝福,是不是才会更加猛烈得让你沉湎在那个早已经长大的过去的自己?你早就不 是那个每天看日剧、没事维护维护世界和平的自己了。
    所以真的一口气全都删除掉吧。像你以前做的一样。那些不是我认为的[逃避],那才是真正的[面对]。什么时候,我能够开始把玩起这段记忆,什么时候才是真的[举重若轻]。

    今日吾躯归故土。他朝君体也相同。
    我并不羡慕你,也不会给你祝福。因为我知道,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一切,你一定也都体会过。并且,今日我所感的,总有一天你也会明白到。
    我们最后去的,所有人,统统都是一个地方。只是这之前的兜兜转转太耗费精力,自己都以为自己活得很特别。其实在彼此心里,早就看轻了对方。不过如此。

    再也不怕。
    所以不再避讳校内,不再避讳MSN,不再避讳那个名字,以及那串11位的电话号码。
    只是晚你一年半做到,能够看到这些东西,形色不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