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17/2008

    一个人也就够了 - [自己]

    [1]其实好多事情,一个人也就够了。


    譬如深夜的时候一个人拿着遥控器翻电视频道,从芒果台到番茄台到朝廷一套,再从朝廷一套到番茄台到芒果台。心里头也完全不关心播什么,用妈妈的话来说,[按来按去还不如专心看哪怕是丰胸广告]。

     

    譬如天刚刚亮的时候把面前的零食推开,把ps2的手柄甩掉,把笔记本的excel档案储存了,然后给自己灌一个暖袋,摘了隐形懒懒钻进被窝,翻出一本床头柜里95年的故事会,看了三页然后灭了灯开始数绵羊。

     

    譬 如坐在亲戚满座的饭桌旁听他们说着过节必须要说的听起来肉麻到死的吉祥话,手指头翻手机的通讯录,从英文打头的AARON到拼音Z结尾的邹振X,一遍一 遍,期间看到几个醒目的名字赶紧跳过。比如一个已经快五年没有联系过,一个两年没有见过面,一个QQ上打了招呼之后再无话可说,一个被我从手机电话簿里删 除掉了,却还顽强的存在于Sim卡里面,大年三十那天收到了半年来唯一一条短信。

     

    譬 如逛着街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在身边,腾不出多余的手来拿饮料,自己一个人拽着背包带子想一会看什么电影好。买电影票的时候,对座位则是一点要求也没有的,什 么连座什么中间靠右统统不在意,进去了坐在哪里也都一样。电影本身喜剧片也好,文艺片也好,动作片也好,稍微播送一点抒情的音乐,尤其是久石让的,就能把 我播得眼眶发红。

     

    譬 如靠着枕头看漫画书,[多啦A梦为什么害怕老鼠]?我问。结果当然是没有一个声音回答。于是我在过了一会心里面回答自己,笨蛋,因为就是老鼠咬了他的耳 朵,他没有耳朵了,再也没有了。一个曾经有过耳朵的高科技机器猫,从此变成了生产线之上的残次品,若没有野比君那么惨的家道买不起贵的只好收了他,你叫他 往哪里去?自问自答这种事情,包括问自己这么无聊并且委屈的问题,从来没有少干过。

     

    [2] 大学刚进校第一天晚上。我对面下铺那个男人穿白色的短Tee,黑色的胸毛从领口喷薄出来,用一口彪悍的云南话讲手机。心里很想和他交朋友,第二天分级考试 的时候却一直远远的走在同舍四人的最右边,不敢讲一句话。鼓起勇气了明知故问,[一会考试……在公共教学一楼?]那男人看也没看我一眼,[是吧。]

    大咧咧如他,你现在去问他这件事,他铁定不记得了。

     

    有很多事情,的确是一个人做也就够了,可偏偏还是想多一点人来壮壮声势,加点信心,给些护荫。心里明明知道答案。也想试一试。结果用了这样的方式,得到的结果,大概也就应该如此。

     

    [3] 也不知道为什么,经过哪一刻的催生改变,现在这男人就变成我大学里最亲热的人。如同大哥哥一样,平日总是争抢打闹,然而自己低潮时便可见他好言语的宽慰和 病中雨天里带回来的炒饭。一切苦闷怨恶尽情倾倒,尽管换来多数是讥刺讽薄,可还是带着关怀呵护的体温。愿将所有开心的事与你分享。所有开心的事,和你分 享,希望能给你多加一点开心以原谅我平日的麻烦与困扰。

    多一点开心。再多一点。

     

    时间的魔法。

    让一个人身边总是会不知不觉无声无息多出很多人。虽然这很多人可能和心中所想的人选,并不能一一吻合,并且时间弧线转弯后,人数递增递减有时候再也不能再见,可是还是一件好事。

    把困苦交给别人分担一些。然后以快乐和开心的事情相赠。

     

    他们说这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听上去竟然壮烈。

     

    [4] 然而有人伴随这样的事,毕竟要相信只能是短短的一程。像是下了飞机,刚才好心帮你递行李的伙伴就要和你在机场踏上不同的班车,从此隐匿人海再也寻找不到。 毕业的同窗在同窗会上惊叹彼此的改变,再也无知心话可倾倒。跳了槽的前同事,再也无心和你讲办公室的八卦。离开家的孩子一年后回了故乡,和妈妈坐同桌吃 饭,聊时事聊物价聊身体健康,但是再也聊不起一年里自己身上发生的大小变化,和一年里面自己日夜牵挂的母亲的大小事务。无从下口,也就缄口不言。

     

    大多数的时候,还是一个人行走,一个人观察,一个人思考,一个人睡觉。听过的歌,看过的书,去过的地方,全部藏在心底,无可倾诉,回忆的沉重郁结成块,时日相伴的同时,又不想烂在心里便罢,可要找个人听,你却不知道就算说给她听,她又能明白什么。

     

    [那么多的事情,就是一一分析说明给你听了,你肯定也不会懂。]

     

    那么一个人,也就够了。

     

    [5]于是电话本上的人,每年都会删除掉一些。你分明清楚记得每个电话背后那个人的模样。讲话的方式。音调高还是低。怎么笑。

     

    可是你就是没办法再和那个人在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拨一个电话过去就能说上一个小时。再也没办法和那个人QQ上面无聊到哪怕自己发一句[哈哈哈]对方就能回一句[厚厚厚]。没办法约出来逛书店,喝奶茶,吃章鱼丸子,一起毕业旅行。虽然都是曾经一起做过的事情。

     

    你看着他们的部落格,看上面的事情你都不再是主角了,甚至连[参与演出]也不是。于是你就明白,[哦,其实对他来说,我已经先消失掉了]。

     

    那 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从电话本里面删除掉这个朋友,把那些聊电话、喝奶茶、毕业旅行之类的事情存进那个沉重的回忆,变成一个人的财富,再也没办法复述给别 人听。自己有时候想起来,也会模糊掉一些重要的细节。比如,那次去海南,小A背的包到底是红色的,还是蓝色的。到底是红色还是蓝色。

     

    [6]电视如果只能同时收看一个频道。书本如果只能打开在一个页码上。旅行的目的地也只有一个。逛一家店。听一张唱片上的一支歌曲。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些事情,不是本来就应该一个人做的吗?

     

    于是再怎么嚷嚷,再怎么不平,

    笑嘻嘻,那么一个人,也就够了。


    真的够了。

    分享到:

    评论

  • 大叔我纯踩一下
  • 你的文字真的很好,就像你说的,有时一个人真的很好。
    回复翔小A说:
    HOHO。最关键还是要自己高兴。那么你高兴不?
    2008-12-17 20:3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