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2009

    若无其事原来是最狠的报复 - [自己]

    我的偶像梁伟文先生,拿了金针奖的那个,他教会我好多道理:

     

    有很多事,譬如出埃及,并不是能一定可以像赵敏那样喊一句[我偏要勉强],就可以做得到。

    有很多时候,伤心只是因为失恋太少,或者说,你伤心是因为你还不够惨,所以不用那么伤心。

    有很多场合下,你要学着给对方祝福,既然是不恨的,而又不能去爱,那么抱着[我干杯,你随意]的态度,会比较容易自保,姿态也好看。

    你要从开始哭着嫉妒,变成了笑着羡慕。

     

    但是梁伟文先生也经常让我产生怀疑,譬如,[若无其事,原来是最狠的报复]这一句究竟是在报复谁?

    我以前总以为,是在报复那个[路灯照出一脸黄]的人,到最后才发现,是在报复那个[哪一天才回想起我蠢]的自己。

    是啊,不管怎么若无其事,原来都还是对自己的报复。

     

    后来我发现,我身边的好多人,之所以不痴迷梁伟文先生,正是因为他们在感情世界里兜转太久,早已不觉得失恋太少,又或者已经走进性情的世界里游戏人间了,至于梁伟文先生想要搞清楚的[到底你可以为一段回忆守望多久]之类的主题,他们早就没有了兴趣。

     

    也 许只有我们这等看不化的人,守着[姊妹]这样的歌词,又或者看看[给自己的情书],获得了一点点满足跟慰藉,把伤口盖起来,然后再在某一个机缘巧合下被前 尘往事揭开撒盐,直呼好痛,然后怀念起以前的好来,然后再用这样的言词安慰自己要看化。这是一个循环,是自己在报复自己,是自己找的报应。

     

    所以也许,该抱持一种新的姿态,来迎接那些以前搞不定的事情了。

    譬如,[我不干杯,你随不随意,也干我P事]。又或者,[我后悔以前哭着嫉妒,也绝对不屑要笑着羡慕]。

    如果只记取自己以前经历过的部分,只收藏回忆。而不去动用想象力给对方以祝福或是装作云淡风轻之类的事,不用那些跟你其实无关的未来来折磨自己,那么就是一桩善了。

    分享到:

    评论

  • 幸福才是最恨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