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5/2009

    令人愉悦的忧伤 - [自己]

    听完老杜,又去搜老罗的段子。

    十七世纪的中国乐园。纷纷扬扬飘落的樱花。

    所谓the agreeable melancholy.东方人的毛病嘛,我承认,就是喜欢吃饱了然后端着说好忧伤。

     

    我骨子里还是一个很东方的人。茶,禅,月,夜,风,灯,花,雪。

    怎么都摆脱不掉这种内生的文人的矫情。离理性逻辑之类的,不具备感官美的东西远远的。

    一个人会把一种情绪放大到自己无法逃脱。一个没见过面的人,可以想念到忍不住半夜打电话说我真喜欢你。

    后来自己醒了,都觉得脸上发烧不好意思。

     

    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很好的事。

    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就是坏事,如果其实改不掉的话。

     

    但其实也会慢慢变化。至少现在我就不太喜欢把“孤零零”这样的词挂在嘴边。

    独自生活在一个陌生城市,积累了生活的细节和素材,慢慢也就变成这里得一分子。一座天桥,一盏灯,一家便利店,一个隐蔽的小吃摊。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好像也就能很轻易,甚至可以带点调笑的心情生活在这里了。习惯了冬天萧杀的北风,也终于明白歌里唱的北方的狼族。

     

    只是有的时候,仍不免制造一种令人愉悦的悲伤。

    为什么如此的我,找不到一个如此的你来分享?我那么坚信地球某个角落,有这样一个类似的人,等待着我,或者说被我等待着。而是我已经尽力快马加鞭了,只怕时光流转太快或太慢,坚持不到。

    早一点,晚一点,就分不清是劫还是缘。

    分享到:

    评论

  • 你很多想法都和我很像。
  • 嘛~
    中国人就是应了那句话。。
    吃饱了饭的人民才有资格谈情绪-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