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4/2009

    Complaint - [自己]

    高中那个时候,我抱着文曲星在语文课上眯着眼睛看小说,整个夏天都嗡嗡地响着,蝉叫虫鸣,阳光射进来的时候似乎都有吱吱声。每天携带两瓶饮料,晚上吃饭的时候会顺便在食堂多买一瓶。有段时间流行奇怪的方便食品,比如紫菜蛋汤,大家在晚自习间歇排着队去冲开水的速食汤来喝。不喜欢化学的我,那个时候专门去书店又买了一本全新的一摸一样的习题册,然后在做作业的时候拿出这本没有被撕答案的练习册来抄。那个时候我都以为,自己是很普通的,并且以为,大家都跟我一样普通——即使有少数人成绩比我好,家里有点钱,“差得也不多”。

    似乎只能想起来这些事。那些属于上一个自己的生活。
    而现在的自己真的全然不同了。
    不再相信“上了大学就解脱了”“总归苦日子会到头”这样的,来自老师和家长的善良的鬼话。心里也清楚知道“和别人争,和自己斗这样的事是没有尽头的”“你得到了它,就会厌弃它,那些欣欣向往的,永远都还没在手上”。

    也不再真的相信,会有一世陪伴的人。父母如是,朋友如是,心里面或者彼此挂念,但三个月不见,连眉眼都模糊。高中那个时候,喜欢一个别的班的同学,每天故意多坐三站路公车,就是为了制造更多的公车偶遇。却到最后毕业了,连对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每天对方几点上车,几点下车,下车后转几个弯然后消失不见。这样的事,现在这个自己绝对不会再做。

    高考而已。改变不了什么命运,也过不上什么新的生活。大学里,一样有人不用功,一样有人等毕业,一样有人父母不得了,用钱做到很多别人做不到的事,一样有人很寂寞很怪胎被人们当做睡前的话题来谈论或者讥笑,一样有人得不到大家尊重不被喜欢在游泳馆里自顾自游5000米在更衣室悄悄哭,一样有人,放学后一个人默默地走,手上攥着一张普通的成绩单,回想那些图书馆的夜夜奋战,只能羡慕别人的聪明,或者别人对成绩不屑一顾的洒脱。
    只是年轻的时候很容易相信一些事和一些说法,却不相信那些都是来自自己不肯相信的那些人制造出的某种幻觉一样的propaganda。

    所以长大到底意味着什么,带来什么,不要追究。
    是,给你清醒,教会你醉,但很多时候,其实大家都只想能慢一点就好了,大家却不敢说。
    不是每个人都那么英俊、开朗、高智商的。

    大家都是要向上奔走的,但大多数人,都也不用因为那些少少的人变得那么上气不接下气。

    分享到:

    评论

  • 为什么每次看你的文字都会有一种深深被震撼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