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2010

    在哪里见过你 - [自己]

    不是没有设想过重逢。

    在地铁站里,在百货商店,在春风沉醉的晚上,在地球的另一端,不是没有设想过。

    我记得中学的时 候,我喜欢电视游戏,虽然并不怎么懂日语,英语也是普通,但天生就觉得最终幻想8要比什么新绝代双娇2来得高级。虽然现在我完全不记得那个有史克尔和陆行 鸟的故事,那个游戏硬要说对我而言就是王菲的一首歌罢了。我记得那时候我玩樱花大战,特别喜欢晚上的帝国剧场的阳台和中庭的那个喷泉,广井王子的BGM做 得很动人,回忆出现的时候,画面是黑白色,或者暗黄色——比如玛利亚的那西伯利亚刮着风的少年往事。那段时间总有一些人会陪我打通宵的游戏机,早上累到呼 呼睡过去的时候,我先醒来,一个人在浴室冲凉,满手都是柠檬味香波的味道。之后我们看完鬼片会一起去外面吃pizza,那时候我就养成了坚定的骄傲的却廉 价的小资情调。我记得我们在海南的时候坐滑翔机,晚上吃螃蟹和海胆,一手臭臭的样子。我记得我生病的时候,会有人买汉堡给我吃,我作为报答,车上你睡着 了,我把手垫在你的脑袋和座位中间,怕刹车的时候撞到你的脑壳。我记得毕业旅行的时候,在宾馆打麻将的时候我high到唱起歌,你录在手机里作为日后嘲笑 我的凭据。

    然后我记得大学的时候,我打开宿舍的门。有人坐在床上,帮我将箱子拎进去。我记得有人第一天来,就在短袖衫的领子里面露出胸毛。我记得一起 走在网球场旁边的那条路去考试,考完了我心里还是紧张,一路说,“你们觉得时间紧不紧?”我记得你穿着黄色羽绒,在楼梯上望着我。阳光不轻不重,你在右边 讲笑,“国关其实很厉害的,上一届就有你们国关的去宝洁”。我记得每一次你出现的时候都下雨,我们去吃泰国菜,打车回来的时候遇到徐之明狼狈地躲雨,我大 惊小怪的喊“啊就是他给我上课的”。我记得有时候会走到北门,然后去百家园,最后在世纪馆的西边坐下来——对面是一台自动贩卖机,夜里面亮着灯,像是上古 传说里烛龙睁一只闭一只的眼。我记得有时候我跨过一条路去旁边的学校找你,你们学校太大了,我迷了路,抓着手机在里面强作镇定的走着。我害怕别人看出我身 上的陌生和谨慎,我一直认为自己对这个学校的喜爱应该让我看上去和这个学校的人并没什么不同。我记得这么多个和你们有关的事情。然后慢慢,你们留下了一些 纪念品,比如一个糖果罐子,一张电影票根,或者一个大信封塞在我的信箱里,里面是一本很难买到的漫画书。大学的离别通常比较温水煮青蛙,一年一年,慢慢的 到了大四,就会发现自己的孤单了。

    然后真正发生的那些重逢,却并不如同我设想的那样,在地铁站,在百货商店,春风没有沉醉,而我也没有到地球的另一端。

    是在小时候经常去的pizza店里,在大学每天都去的教学楼里,在我曾经动摇过会不会去的那家公司里,在学校的小食堂里,在这些我心目中最不适合用来“回首又见”的庸俗场所里……是的,人生就让大家又重新见了面。没有想象中激动,没有想象中兴奋,甚至没有想象中……失落。

    当 我知道这个季节的许多消息,譬如你们当中的一些人,会跟我一起南下,你们当中的一些人,会跟我再say bye去遥远的北欧,我突然觉得很累。虽然我知道,我们重逢的时候,依然会坐下来好好聊通宵……可是这些重逢,并没满足这个完美主义的我,而是给我了一些 难堪。我们是因为幼稚才成为好朋友的,而当时光教会你我那么多道理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还能相看不厌?

    就像有时候,我坐在你对面听你讲话,我会有时候忽然恍神——

    “是了,是在哪里见过你?”

    然而就像有些女歌手,阔别我们多年,当她20年了终于又站在北京的夜里唱《辛酸的浪漫》的时候,做fans的我们总是要眼睛湿的。倒也真的不是多为她高兴,也不是替她如今的境况担心,而是我们想到了没有遭遇重逢前的我们自己,这一日一日的浸在怀念之中的辛苦。你以为你知道,但是你体会不到。而现在忽然这种辛苦被打断了,被拒绝了,看上去我们应该好高兴,可是心里却又有一种无所适从。你知不知道,身边没有你的某个夜里,我曾经暗暗恨过你?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重逢,我就在心里可以复习那些让人柔软的过去,而不是看到你了,发着呆,心里想,“是在哪里见过你?”

    分享到:

    评论

  • 每次看见你的文字,我就觉得自己写的就是小学生幼稚的作文,而且还是跑题的那种。

    唉。

    PS:我搬家去新浪了,请更换一下我的博客链接,我新博客立马做你的链接。
    回复翔小A说:
    done
    2010-01-27 17:02:25
  • 写的真好。赞啊。
  • 终于又看见你更新了,好开心啊!
    回复翔小A说:
    嘿嘿 多谢你一路关注 新年快乐:)
    2010-01-02 20: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