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1/2010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 [别人]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里,老流氓孔建国曾经这么说:

    “你现在还小,不懂。但是这个很重要,非常重要。你想,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你 没准也会问自己,从小 到大,这辈子,有没有遇见过那样一个姑娘,那脸蛋儿,那身段儿,那股劲儿,让你一定要硬,一定要上?之后,哪怕小二被人剁了,镟成片儿,哪怕进局子,哪怕 蹲号子。这样的姑娘,才是你的绝代尤物。这街面上,一千个人里只有一个人会问这个问题,一千个问这个问题的人只有一个有肯定的答案,一千个有肯定答案的人 只有一个最后干成了。这一个最后干成了的人,干完之后忽然觉得真他妈的没劲儿。但是你一定要努力去找,去干,这就是志气,就是理想,这就是牛逼。”

    而 我现在想了想我的十八岁,一地仓皇。

    另外这本书是专门推给小梦梦的,类似于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有少年心事看见的阳台上飘舞着的花裤头和茁 壮生长的荷尔蒙,有血和理想,还有厕所门板上的流氓诗歌。几乎所有的闷骚男,都在幼时怂过,在现在忐忑,把美好的一切都寄托给未来。“爱她就带她去吃哈根 达斯”,实在不知道,有一些东西的代价,是只需要一点萝卜丝还是鱿鱼丝就能做到的。过了那段轻狂,就再也找不回那人群里远远就能望见的清澈的眼。闭上眼,前尘 往事打在身上,可仔细想,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如果现在再去找孔建国教你找的那志气或者理想,八成不在姑娘身上了。也许是那红砖的百年教学楼,也许是去华 尔街,也许是在美国喝醉了唱起了中文歌,是更多更多的贪图和失望。

    冯唐到底是有一点装逼的,文字里有些卖弄,可只有他,才能装得这么理直气 壮。你见过文字功夫这么好的商界精英兼妇科大夫么?

    老男人都爱青春。这一点实在是一种嘲笑。冯唐写这本书的时候想起来的是崔健,我听到的是 陈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