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5/2010

    春天是多适合做梦啊 - [自己]

    天冷的时候,天热的时候,下雨的时候,刮风的时候,我都不想出门。出门的心情应该是准备好的轻松,和风煦日的,我下了楼就能听见自 己笑傻了的心跳。然后蝴蝶自在飞花儿也布满天一朵一朵吃掉忧愁。

    所以在更多这样的普通日子里,我睡懒觉。一眼睁开,周围人淅淅索索忙许多 事,庆幸自己暂时能告一段落地偷懒,挥霍生命,于是把手机按灭了接着亲枕头骑被子。

    早上回笼觉的梦才精彩,梦见红色魔都的天龙地龙决战都是 小事,最棒就是外星人携带次世代武器袭击地球同时还有一种自己因为憋尿引致的梦里的奇异充胀快感。我在空无一人的黑色大海上漂浮,心里想着的是类似张无忌 “四女同舟何所望”的充满烟火气的饮食男女想法。还心想,我还没找到自己的The One我是不会死的,肯定会有人这时候把我的脸在大海上定格然后出字幕片尾曲敬请期待下集。

    可惜梦从来不是连续剧。不然我也像阿凡达里面那蓝色巨 人一样不愿回到现实的残疾里了(没有影射!一米六八绝对不是残疾!)。

     

    我那天半夜三点和狐狸不睡觉讨论我 们彼此需要怎样的未来。

    我以前总以为自己是追求名牌的,品格优秀,气质高贵,价格不菲,可遇也可得,只是不大容易。

    但是狐狸说错错错。你对另一半的要求绝对不是大众仰慕型的,你需要私有。

    我就问他,怎么私有?

    他说,最好类似高级手工定制。身家清 白,家教良好,体贴用心,无微不至,但是又不咄咄逼人,懂得进退,低调隐忍,绝不用拿出去晒。最好就是,他的好只有你一人知道,只有你一人发现,甚至他自 己都不自知,有一张多么动人的侧脸。

    我当时很想msn上震他半个小时,说“你快醒醒,我都不做梦了”。

    蓦地我忽然想,心里到 底是不是有过这样一张侧脸。月光洒在水泥地面,树上有蝉,中间隔着三五十年……我还没忘。

     

    我记得在小时候 到现在的时间甬道里,我一直怕黑自卑。

    无端的怀疑,所谓的“critical thinking”的能力,也只是用攻击来完成对自我的防御。可以跟你讲一堆反面例证,可以跟你讲一小时你是如何不合逻辑,总之要先让你失去自信,这样才 能维护好自己好笑的立场。

    一辈子害怕被否定,害怕不受欢迎。这种咄咄逼人在别人眼里,就成了敏感和麻烦。活该不受欢迎,就算大家不否定你。

    坐在时光的潜水艇里,我透过舷窗看到的是自己那个疲惫的脸油乎乎的影子。毛孔粗大,面目可憎,还掉皮。谁留在北京这种风大的地方才是傻逼……可是,可是,我 哪知道我想去哪里?

    我笃定地相信,如果四十五岁的时候我不死掉,我早晚会成为一个横尸家里发出臭味而没人知道的怪老头。家里还堆满了 7-11的袋子。

     

    这样的一个人居然想要一个“高级手工定制”?

    哈哈哈哈,这并不可笑嘛。

     

    梦里的我风流倜傥,一米八三,走在春风沉醉的阳光里,有粉丝丢纸飞机过来——打开一看是金钱豹的招待券。我能吃肉,酒品好,却能维持着五十公斤的身材,早上读经济,下午学外语,晚上收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商学院的offer,和一个高级手工定制的家伙一起双飞去了美帝。临上飞机前还要狠狠发誓早晚要回来报效祖国,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死的时候有朋友一群来送我,白发苍苍的粉丝们还在抹眼泪。我要是信佛,那就从四处开出莲花并发出香味和光来接我去往生,若不 信,那墓碑上也至少刻着一行字,“二十二岁起,他再也没吃过外卖和7-1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