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7/2010

    Crush - [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crush on someone对我来说简直太容易了。

    过去的一个月里,我每天叫嚣无聊和空虚,发指地挥霍掉我的时间,然后各种掉头发,对那些搭讪我的,和我搭讪失败的人恶声恶气。庸俗,什么叫庸俗?庸俗到听到别人签了一个offer就立刻上Google查人家收入几何,然后心里或满足地平衡了一下或恶毒地眼红诅咒了一下。

    回到crush这里来。过去的一个月里,无聊和空虚至此,庸俗到那个地步,都没能占据我生活关键词排行榜的top1,而被一个西洋词空降冠军。第一周,我去天津,我就crush了;周末结束回京,我又crush了;最近呢,认识一个新朋友,聊聊天而已,又觉得这个才值得勾兑,完全不想记起我之前还对自己和别人(没讲出口而已)的各种“我发誓...”一堆。心知肚明的,是知道这种crush很快也就会消失。慢慢的,感觉变淡,记忆里只剩一张少年的脸,眉目成熟发展变迁。

    我觉得我简直不需要感情。crush作为一种代价不高的情感消费品,其实对我来说福利效用已经足够。我某程度上讲还是很贱,喜欢追求得不到的东西,一个crush一般一两周,这周期长短也刚好足够,不伤身,也不会要死要活。

    分享到:

    评论

  • 哈哈~这篇和以前的风格很不一样啊~~
    回复Meng说:
    人是会变的嘛
    2010-04-21 15: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