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24/2010

    生日快樂 - [别人]

    想了很久,還是撥了一個電話過去。

    七八聲才接。

    接通后是一段尷尬的三秒空白,誰也沒有說話,或者說,誰也不知道說什麼 好。

     

    我說,“嗯……今天是你過生日對吧,我就是問一下”。

    他頓了頓,說,“啊?嗯,對,今天是過生日好像……謝謝你啊”。

    我說,“嗯,沒什麼”。

    “還是在北京嗎?還是你在哪裡?”

    “哦,還在北京,過一兩個月才忙完畢業”。

    “那……呵呵,那先這樣吧,再見”。

    “再見”。

     

    預料中的對話。不新鮮,不刺激,也不溫情脈脈。

    我每年堅持做這樣的事,就算是例行公事,可也有真心的祝福在裏面。然而時光的無力,將兩個人隔開,中間是一整片繁茂森林,陽光和霧都穿透不過。就像一個人固執地在關了燈的地鐵站里穿行等待,然而天不亮,列車就不會來。

    而我記得小時候第一次學認星座,就只記住三個: 我是天秤座,她是射手座,而你是……金牛座。至於說什麼金牛座的人勤懇,踏實,責任心……嗯,也許把命運交給幾萬萬光年外的彼此並不靠近的一些說不定已經消失了的星星們來判斷,是有點不靠譜。不止不靠譜,一些時候,甚至有點難堪和諷刺。

    演變到今天,就是每段電話通話前那長達三五秒的沉默空 白。

     

    而有些事情,我不會再記得,就像有些事情,永遠也沒辦法忘記。

    祝你四十八歲生日快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