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29/2010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胆汁 - [自己]

    Melancholy,从希腊语中来的字,原本的意思是“黑色的胆汁”。早期医学并不发达,认为人身上有四种体液,那黑胆汁就是忧郁哀愁的根源。如果真的如此,那大概这许多的蛋疼都可以得到一个冠冕堂皇的解释了吧?

    近日颇多不顺,不过大多是自找的:论文拖着不写,搞烂一个开头,抗拒早睡早起,半夜跑去吃夜宵,大手脚花钱——而其实没一样事不是自己可以事先避免的,然而到底从这样的不顺中得到了什么好处以至于偏偏要这么做,我想大概也没有。也许是想要拒绝的太多,可又无从拒绝起,只好从自己下手,将自己的生活搞到一团糟,之后再咬牙一一化解。这样,是不是就会生出“自己内心强大”的错觉来满足自己呢?

    这种内心的不安,不知道是对自己的不自信,还是对自己的可怜,总之是那么害怕,别人不喜欢自己,别人不把自己放在自己心里应 有的位置,心里明知道这世界的真相就是不如人意,可偏偏就觉得自己应该是那个例外。

    直到被逼到墙角,一怒下快刀斩乱麻,随便结束一个挺美好的事情,这就是我作为一个资深拖延症患者对待人生的方式。一次次小测验里,我又搞砸了一次而已。像我高三每次模拟大练习看榜一样,明明知道一周后就会云淡风轻少年失忆地忘掉这次成绩,但当下,还是要为那点点的进退以物喜并己悲一下的。

    所以如果要说自己傻,那也确实,因为自己都在心里笑自己; 要是听到别人说自己聪明,就会想,拜托,这分明是个二逼才能做出来的事情。每天都在内心对自己喊话,“别搞啦,没搞头啦,搞你妹啦,你洒脱点行不行啊”。

    不行。不行就是不行。二十年都做不到,怎么会一夜长大呢?

    不过好像确实也有人,一夜就长大了。那么,我也许就是在等待一个这样伟大的契机。是的,二十岁的我不骄不躁,一直等啊等啊,耐心等到那个契机来了,就天也晴了花也开了微风也沉醉,我就能变成七彩祥云护身五色霞光加持的神奇小飞侠可以准备搞搞人生的退休手续了。

    不过在这之前,有一点很要命。我没有大猫那么理性,总爱凭着直感乱做决定,害人害己不说,我还非常乐观,一点也不像中学时代的我坚守着忧郁的本质:我已经知道人生就是有失有得,所以现在,就根本懒得关注我失去什么。后果就是,我不再珍贵我的失去。我有时候甚至觉得,失去是理所当然;而我总以为这不是一种健康的心态。

    好在如果明知道得到永远比失去更多,那我拥有过你的笑,你的狡黠,你的不舍,你的糊涂甚至一时冲动,就也会当做是幸运的事。这不是卑微,而是把勉强拥有变作微笑收藏的心态转变。再一个二十年后,自己回想起,那么就算是自己骄傲过,也留下了见证。

    更好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譬如二十年后,如果,如果彼时我们还相看不厌,那我就打一个电话给你,约一个假期,一起去海边吃龙虾,喝椰子味汽水,然后讲一个小王子告别它最心爱的一朵花的故事,然后看四十三次落下又升起的夕阳,看到整个海滩人都走光了,两个半百的老东西心里默默地,想着各自的B612星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