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21/2010

    这么近,那么远 - [自己]

    走在熟悉的小时候每天上学放学都经过的街,

    忽然发现自己其实已经越来越陌生于这座城市的人事。

    自己打车的时候报不上路名,

    更说不出走法,

    像个外地人一样祈求不要被宰得太狠。

    和老朋友见面,

    不知道谁和谁又在一起, 谁最近又闹失恋。

    谁出国?谁工作?暗暗记下来,怎么说都是几年前一起抄作业的好朋友。

    但真正记下来其实也没什么用,还是会忘。

    而更让我心惊的是,

    每次回来看到妈妈的样子都不一样了,

    头发,皱纹,笑起来的表情,

    总是有 一点说不上来的不同。

    而路边那些树长得茂盛却没有什么变化。

    我想,十八岁出门远行的我离开的时候,

    心里曾经设想过的,

    那些永远都修不完的路所通往的地方,

    也有着像家里这样永远都看不清的灰蒙蒙的天空。

    可是事情还是不如所料的变化着,

    不可被预言。

    心里不只对北大有情结,

    当对一个人或一件事义无反顾时,

    情结就发生了。

    你希望它触手可及以满足自己,

    却又忍不住盼望它远在天边免得始终舍不得放不下逃不开。

    所以离你这么近,也好,

    离你那么远,也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