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24/2010

    打包 - [自己]

    金曲奖新人入围的蛋堡有一首歌,叫《打包》。今天下午我收拾书本,最后装了一个五十公斤的纸箱请朋友帮忙搬下去,脑子里一直都在响这首歌。“一箱装 书,一箱装CD,房间空出,心里装回忆”,听起来多么容易。而我也怀疑类似毕业这种时段,是不是其实是人生给我们出的一道附加题——我们走得太累太辛苦, 以至于目标不够清楚的时候,都忘了自己在哪里逗留眷恋了,滚滚红尘,三五年来这么一个特别的时刻,让你可以一点一点分分清楚,好能够“一箱装书,一箱装 CD”。

    毕业这个字其实可以做很多理解。离开学校是毕业,告别家乡是毕业,与旧情人分手是毕业,自己生活也是毕业。如果每一次毕业都需要打 包,都有两个纸箱要装,我想我们至少都已经很习惯打包这件事。其实也很简单,把所有的东西堆在一起,然后一件一件拿起来,观察,回想,当时这件东西的故事 是什么,对今天的自己有什么影响,然后,做出选择。有用的,放在其中一个写着“保存”的纸箱里面封装好带走,托运到下一个目的地去;没用的,丢在另一个写 着“放低”的纸箱里面及时的留在原地,然后,再不回头。

    所以,

    专业书和大辞典,带走;

    旧杂志和废报纸,扔掉;

    厚 外套和衬衫,带走;

    短袖衫和旧床单,扔掉;

    没用过的文具和日记本,带走;

    日夜陪伴的小桌板和电风扇,扔掉;

    哪 怕过气的数码产品,带走;

    曾经心爱的海报,扔掉;

    朋友送我的漫画书和CD,带走;

    参加比赛做纪念的木雕,扔 掉;

    和你看过的电影票票根,带走;

    这四年来和你有关的那些被记住也好被忘掉也好的心情,都扔掉。

     

    可是到底怎么分辨哪些东西该带走还是该丢掉呢?

    ——我暂时能想到的答案是,如果能放进心里的,就绝不留在手里;而那些即使善忘后也会充满信心继续生活下去的,就努力回望最后一次,轻松上路。

    我知道,我的那些明天因为有着这些昨天而会变得更好。

    所以,每一次毕业打包,我都带走我自己,然后我记住你们,然后我把你们都放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