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8/2010

    ALvin Zh@ng - [自己]

    像是忽然住进了谁的身体。不认识的人,不认识的生活,不认识的作息表,不认识的开足马力,全都能一气呵成,进行到底。只有夜晚整个31楼人都走光,自己抱着一堆大表缩写头疼,对着分机上显示的Alvin Zhang愣愣出神的时候,才想起来,很久以前我叫张小彰,很久以前我叫张大白,有人叫我小大汉,有人叫我小阳仔。

    想到一年前小弛都还抱着奶茶陪我在北大小西门的露天座位聊天聊了那么久,想到西户那时候拉着我半夜去吃米斯特我们一步一步走在海淀的夜色里,听他讲他的满腹心事和我自己不懂事时的一地仓皇。雪天冬夜和干妈在避风塘通宵做论文看优酷,夏天草坪上和徒弟们开西瓜会真心话大冒险。隐隐约约全都记忆好像要回转来翻江倒海,可要仔细回味也没有办法想起哪怕一点当时曾经的真实感觉。好像什么都记得,好像什么都已经被挣脱。

    那天吃晚饭西户说我变了,才短短几天,就变得另外一个人。我不再是沉迷三国杀和朋友聚会的小朋友,而是一颗无比硕大肥美的鸭梨面对着一个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的难以应对的怪兽。

    我不记得了,也分不清,像是灵魂出窍般,对着分机上的Alvin Zhang这个名字冷笑,我笑我竟然不认识这个人是谁,而身体里的这个我其实又应该是在哪里。

    而搬家流汗的时候,买东西提到手抽筋的时候,上螺丝起水泡的时候,洗澡看到浑身都肿硬的身体的时候,心里想着,累了也就累了,大不了累一天闭上眼,转眼又是一个新早晨。可是还有一种叫做“多愁善感”的性格本质是不可避免的。买锅子铲子油盐酱醋柴米灯蜡,交网费水费电费电视费电话费物业管理费,才明白以前自己为什么叫吃家里的,喝家里的,拿家里的,一点一点一件一件把东西买回去,才能制造出一点点家的感觉。遥远千多公里外的那个小房子,不知道是靠多少那么多年来一点一点一件一件东西慢慢搬回去才能经营出来。想到这个,跟妈妈打电话的时候,真的要用点勇气才能克制住情绪。

    瞬间就开始勉勉强强莽莽撞撞地扮演起新角色来了。像是最近滥掉的凡客广告,我很想说,我不是Alvin Zhang。可是我知道,不是不行。我希望在这新角色里,还有一些东西是不会变的,即使我穿上衬衫了,我卸载IM了,我不穿人字拖鞋了,但我还是我,会半夜虚弱的时候给你们发骚扰短信,会傻逼犯二的时候给你们电话强制性分享,会校内每天更新那么一小会儿来让你们知道,我很好,就算不好,至少也没大事儿。还是那么离不开毛毛,小梦梦,西户,干妈,小弛,还是有力气和能量去认识温暖新朋友例如张医生,王总,维尼和熊,还是那么傻,那么二,那么机灵,那么讨人喜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