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29/2010

    跨不过 - [自己]

    就算现在是住在一个所谓看得见风景的房间里面,

    仍然没有预料到的,是还是会如惯例失眠。

    每次睡觉都不能摆脱盯着天花板骑被子数羊的窘态直到浑身湿透。

    明明是期待做梦的啊。

     

    因为好像一闭上眼睛,就全都能够想起来,

    例如春天的花和秋天的月亮。

    可惜梦和回忆一样,都是不能叙述的自我表达。

    即使所有的片段都是真实,也可以捏造出一个错误的结论。

     

    ——我记得以前和别人看过一个电影,里面有一个比窗户还大的月亮。

    ——那个别人哼着让仔的原声音乐,自己一鼻子闻到的都是颊补颊补的小火锅汤底历久弥新的气味。

     

    然后醒来了,阳光晒在可以煎鸡蛋的大油脸上,

    刷牙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说九字真言:

    不着急,不害怕,不要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