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17/2010

    不用活泼年少,青春当时会变老 - [自己]

    以前特别不好意思,我曾经是陈老师的粉丝,会喜欢在公共车上摇头晃脑地玩游戏机然后觉得买了一本《新周刊》是一件特别high-tier的事情,三月的花 四月的雨五月的西瓜,六月去音像店买了一盘马修连恩,七月在操场上逃晚自习走路,闻见一边垃圾台的臭味皱皱眉头,有时心情阴暗,有时一脸活泼。觉得自己,特别成熟,看的懂人生,因此才心事重重。
    而我现在听陈老师的演唱会一点也不激动,游戏机半年没充过电了,Ipod听歌最爱Skip,没有晚自习可以逃,只有加班的时候偷偷写一篇日志,怀念一下自己没出息的从前。好在,还是有时阴暗,有时活泼。
    可要是想想,真是傻逼儿童欢乐多。现在想要那么欢乐,代价过高。

    失落在时间河里的,有一个好朋友,女的,习性凶猛,喜欢在KTV吼许巍的歌儿,常年单身保持内心的绝世而独立,我去年的时候忽然听说,她找到了一生所爱,一个温柔靠谱的男青年,写一手好字,满腹才华,我特别替她高兴——虽然,我的朋友们都跟我汇报说,那个小男朋友看上去特别小受。我满以为这辈子,她都不需要别人照顾了,我们这些狐朋狗友就可以照顾得她舒服的半身不遂起来,结果呢,我们都背弃她去了帝都金陵加拿大,留给她自己没有我们的四年那么漫长的自习室和实验室,以及以后更长的人生里的搞朋友失恋再搞结婚生小孩送小孩上下学开家长会的悲惨生活。
    我都觉得,我对不起她,对不起我们一起坐在学校食堂门口啃汉堡然后商量着怎么把期末考试的考试卷都一把火给烧了的那空气飘满了红烧茄子味的旧生活。虽然我们过的,都可以说,还好。

    挣脱,挣脱。生活是一个又一个不需要过渡的幻灯片,啪嗒啪嗒,就Thank you了。当初做的时候总觉得累,赶快完成就了却一桩心事了,真正轮到自己去讲的时候,对着那之前还算勉强满意的一张张幻灯片简直要羞愧的恨不得把脸和屁股一样找个东西藏起来——可是,你总觉得以前的状态更好一点——你现在看过去,会更清醒,更知道这里那里,怎样去努力,这个那个,如何去珍惜。
    只是,命运教给那些女明星的人生道理是,一旦过了某个年纪,就不应该老想着上杂志封面拍时装广告或者潜规则哪个灯光编剧大导演了,而是好好搞搞人生的下一步计划,搞搞投资,开开餐馆,买一栋海边的房子,学学怎么在开心上偷菜好了。真要命,哪个阶段就该有哪个阶段的挣扎,不用活泼年少,青春当时会变老。难道要等青春全枯萎,至得到一切。

    分享到:

    评论

  • 你的文字,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今天还发现你做了我的博客链接,我一定赶紧补上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