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6/2010

    不可剧终 - [自己]

    像所有故事在最开始的字句,也都只有一个角色,一个问句,一个天晴或一个下雨。但慢慢的,总会随着一定流动的节奏,带出一片山河。就算之前有过怎样的设想,当来到入海口,看见那片金色阳光照耀下的远方,扬帆起航的时刻来到的时候——还是会发现,昔日年幼的少年早已摊开双手,放走小时候调皮捉来的萤火虫了。
    不用怎么叮嘱,不用怎么照顾,故事都会继续。

    来到广州半年有余,不习惯也只得习惯。唯一稍有所不同的是,在抱怨中寻到了一个出口,漏下一处光,让自己认清现实,并且多看看,“凡事好的那一面”。这种感受类似于第一次出国,在欧洲一个从不曾怎么光荣,也不背负雄壮梦想的小国家度暑假。第一周内,我抱怨食物,抱怨住所,抱怨没有热水可以冲凉,床铺上甚至有不知道谁的血渍——但也只用了一周,我就能自在开心地去乡下的园子里摘苹果,去山里的摇滚音乐节大吃烤肉,甚至,在一个大雨倾盆的午后坐在那个方圆几里的小镇的中心咖啡座里,心头泛起了诗意。我又何曾想过,这些都会成为今天的我,珍贵起来的记忆感受。

    第一次尝试总是艰辛的,笨拙的,因为害怕做的不够好反而常常恼羞成怒的。用某种否定的态度、不屑的方式来掩盖自己的忐忑不安——谁会真的能总是随遇而安呢?所以总是找各种机会,来怀念已经习惯的过去,来攻击充满未知的现在,不给自己和未来一条路走。其实,不是城市的问题,不是公司的问题,不是新欢的问题,也不是旧爱的问题,是自己认为,还不能立刻坦然,还需要一点时间,相信自己这一生,已经测试完了许多可能性,眼前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手中这种。这是一件很悲伤同时也会带来很现实的满足感的事,因此我总是想把它推迟,再推迟。在我心目中,保持未知,保持未决,保持未认同,是很重要的事。这是天秤命中早已写就的悲剧性格。

    我何尝没有把Cristina Yang刻在心里。我常常对自己说,快把狮子那一面爆发出来吧,你知道你的骄傲,你想要去的远方,你骨子里对赞扬的趋之若鹜,你热爱的聚光灯和舞台。但是有的时候,我总被自己内心的洞见所打败。目光犀利,脑袋清醒,我知道自己是谁,我也知道自己能去的地方不会是十亿光年那么遥远。我有时候怀疑自己身体里住了一个老灵魂,早看厌了世间的流转,那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微小的努力,所能去到的最远——也还是完全不够。那个苍老的声音总是忍不住对自己说,“没有,不是,绝对不行”。我沮丧的时候,相信人生未完待续,但是也许我们谁也看不到真正的结局。那个时候,我喜欢抱一杯饮料,坐在沙发上,看着白墙,听自己小时候留在心里的问题——什么事值得追求,什么事值得拥有,什么事能够让自己覆水,然后难收。这样的自我折磨给我带来莫名快感,我觉察到,自己还是小时候的那个自己,对这些问题找不到真正的答案,但是却有了一种赌徒看到骰盅里面的骰子终于停止滚动,终于明白了这种悲伤背后命运自己的余辜。

    所以,有的时候,我也都会认命。放内心里的狮子四处游走,去湖上钓鱼,去山里烤肉,去星星下面喊出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去悬崖上看人间,满是烟火的温暖。等到梦醒来后,能够心里得到满足,就算不满足也好,总之续写后一行字句,遇见下一个角色,说出下一个问句,看下一个天晴,或者下雨。

    反正,总会有一片山河。

    分享到:

    评论

  • 心中的山河日月啊。
    加油~